琪琪布

电影

电视剧

综艺

动漫

伦理

最新地址:www.qiqibudy.com无法播放请切换线路或->留言

期待和遗憾,是我做演员最大的动力 |专访刘芷含_角色
人气:加载中...

期待和遗憾,是我做演员最大的动力 |专访刘芷含_角色

今日人气:3 本周人气:11 本月人气:19 总人气:加载中...
演员表:琪琪 目前连载状态:更新至7集 语言:语言 上映时间是:2018年
本站评分总数:0
本站评分总人数:0 豆瓣评分:0 备注:娱乐资讯
资源地址:http://www.qiqibudy.com 视频版本: 影片别名:[db:别名] 发行地区:大陆
在【琪琪布电影网】上提供的播放资源更新于2018-12-02 23:52 《期待和遗憾,是我做演员最大的动力 |专访刘芷含_角色》是一部由导演qiqibu拍摄的资讯。    
原标题:期待和遗憾,是我做演员最大的动力 |专访刘芷含 “内心对下一个角色,下一个戏有期待,总觉得对过去的遗憾加上对未来的期待就成为了一种欲望,就是你想要去表达的那种欲望,我现在慢慢体会到了。” 作者|方雁橙 这是第二次采访刘芷含,第一次是《爱国者》热播,她在剧中饰演岸谷理惠。 那是一个复杂、纠结又不失善良的日本女性。那个角色在剧中只活了14集,却印象深刻,以至于现在对岸谷理惠被杀的场景还记忆犹新。 1 外表静好、内心丰富的猫系女校医 这一次刘芷含去东京参加电影《武林孤儿》的全球首映,这部电影入围了东京国际电影节“亚洲未来”单元。 《武林孤儿》展现的是上世纪90年代内陆小城武术学校的人情善恶与成长感悟,影片所呈现的现实主义风格和具有社会思考价值的主题颇受关注。 刘芷含在《武林孤儿》中饰演一名叫安澜的校医,是影片中唯一的女性角色,刘芷含说安澜在影片中是个功能性很强的角色,每一次出场都会带动剧情发展。 安澜区别于刘芷含曾饰演的农村姑娘彩菊,也不同于日本女性岸谷理惠。这是一个看起来很轻松的角色,她在这所学校里更像是旁观则,活得云淡风轻,从不参与任何争端。 用刘芷含的话说就是每天打扮的漂漂亮亮,吃好喝好,把自己照顾得十分妥帖。“导演说安澜特别像猫,她没有很多情绪,就是安静的在那梳理她的毛发,在哪都能活得很自如,但是她内心是丰富的。” 作为那所武术学校唯一的女老师,安澜其实是受到大家优待的,以至于到最后她对那所学校及那里的生活产生了依赖,“最后她其实是不想离开这所学校,她知道这里不属于她,但她还是觉得这里挺好的。” 事实上,这种看起来岁月静好,其实内心丰富的角色并不好诠释,稍不用心就有可能浮在表面,只看得到好看的皮囊,感受不到有趣的灵魂。 2 “我会把真实的感觉提炼出来放到角色里” 为了进入角色的语境,理解影片中安澜生活的氛围,在拍这部电影之前,刘芷含提前去了河南的武术学校体验生活,跟那里的学生一起吃饭、遛弯儿,有时候学生看到她会打个招呼,或只是定定看着她什么也不说。在这里这些小孩子也很少见到陌生的女性,跟影片中的小孩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而这种亲身体验与单纯凭借文字去理解完全不一样。“当你真的身处这所学校,跟这些小孩一样在食堂里吃饭,跟这些小孩聊天,这其实是一种很难得的体验,我需要把这种真实的感觉提炼出来放到角色里面。” 刘天池说“一个演员如果没有感受生活的能力的话,他演出的东西必然是干瘪的”。对于演员而言,需要对生活保持好奇心,这一点在刘芷含身上尤为明显。她很乐意分享在拍戏中的各种趣事,讲到有趣的地方自己在电话那一边先乐了。 她似乎很容易在拍摄中找到乐趣,总有办法让自己开心起来。她形容武术学校里的小孩子像花果山的小猴子,他们不会很直接的打招呼,会偷偷去注视着,有的则是直勾勾的盯着,有些小孩会在门缝偷偷看你,“你一吓他马上就跑走了,还有一些大一点的小孩,他很有意思,我去打饭,他就会说你先来,还会帮你拿筷子。” 《武林孤儿》的拍摄场地在老塔沟武校,有两个校区,都有学生在上课的,而影片中的学生也来自这所学校,尽管时代不一样,但拍摄场景和人物有重叠的部分。 3 想做演员,因为对下一个角色有期待 曾不止一次听到有演员描述自己喜欢这个职业是因为可以躲在角色后,去享受不同的人生,将多余的精力在角色上肆无忌惮的挥霍。 刘芷含认为这种演员是需要有天赋的,“就是他会有这种渴望和需求,因为他的能量很大,需要不同的角色去承载。” 她认为自己完全不属于这一类,相反她属于开窍比较晚的类型,“我需要更加努力、去体验、去琢磨。” 一开始她并没有从演员这个职业中获取巨大的乐趣,也没有将其作为此生的梦想那么夸张,就是觉得“我选择了演员这个职业,所以我要好好去做。” 事实上,当你很投入地去做一件事情,赋予其极大的热情的时候,就能得到积极的反馈。 在表演上,在经历了最初的懵懂后,刘芷含慢慢开窍了。“我现在可能不一样了,我突然觉得内心有这种需求。” 她曾设想过不演戏,去做其他工作会怎样,但她意识到自己是喜欢演戏的,这种感觉和最初接触表演但感觉不一样。至于为什么会有这种转变,她解释是因为有了欲望,演戏的欲望,表达的欲望,“内心对下一个角色,下一个戏有期待,总觉得对过去的遗憾加上对未来的期待就成为了一种欲望,就是你想要去表达的那种欲望,我现在慢慢体会到了。” 以前为了演好角色,她也跟着导演去西北农村体验生活,天天割草,把皮肤晒得黝黑,但那时候她并没有太多的想法,敬业却迷茫,“我也不知道我那时候在想什么。” 现在她对角色的理解不管是不是跟导演一致,她会主动跟导演聊自己的想法,有想要表达的欲望,“比方说拍一个东西,拍几条,导演如果觉得不行,我会跟他聊,你想要什么样,或者我改变一下。” 刘芷含自己也意识到,最初那段不开窍的日子,那种有点类似阿甘和许三多的心无旁骛,其实也是一种收获,“因为我经过了之前那个不开窍,重复性体验的磨练之后,我现在已经很有耐心了。” 好的表演需要对手间的相互成就,章子怡在节目中曾多次阐述这个观点。 刘芷含觉得自己开窍后除了关注自己,也会更多地去关注对手。“当你适当松弛一下,对自己的关注少一些之后,你就能听得到外界的声音了,能够感知到对手了,能够察觉到他的一举一动。”她称这种转变其实是慢慢开窍的过程,演员需要跟对手和导演有交流,更要对角色有自己的理解。 只关注自己,只沉浸在自己的角色里,并不利于演员的成长。“你发现他在演反应了,就是他在预设你的反应,当你刺激他的时候,他会一下子就懵掉了,然后陷入到一种很矛盾心理,其实我觉得这样不利于艺术创作,因为在电影的这种工业体系里,既需要各司其职,又要在这个过程当中碰撞出无法预料的新的东西。” 记得上一次采访,她除了学习潜水,还告诉我自己新入了个坑,开始学习射击。这次她又带来了新的技能,开始转战美食界。她兴致勃勃地描述,“我最近又认识了一些新朋友,大家不会做饭,但又喜欢吃,后来变成我时不时在家里给大家做饭,慢慢好像也有了一点小成绩。” 关于未来,她依旧没有太多规划。兼顾好工作和生活,做好当下的事情,遇见喜欢的角色就尽力演好,下一次回想起来,遗憾少一些对她来说就很满足了。“因为演员还是比较被动的一个行业。但我会全情的去投入,去塑造好角色。” 1 END 1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影片评论

评论加载中...